网站首页网友之声合作单位关于我们工作人员查询领导活动区域动态网站简介法治道德
天网行动曝光台法治之窗焦点话题腐败案例网上举报举报案件新闻综述诚聘英才
举报案件追踪网站声明
举报案件
   举报案件>举报案件

关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哈那乌拉嘎查牧民集体上访的调查报告

本文查看次数: [查看本文章评论]



调查人:《中国反腐监察网》监督员    巴特尔    宝音照日格图

 

调查内容:调查哈那乌拉嘎查领导班子贪腐事件

 

调查时间:2017年3月4日。

 

调查事由:接到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哈那乌拉嘎查牧民敖敦高娃,特木尔巴根等二十五户牧民的控诉,监督员巴特尔,宝音照日格图二人走访哈那乌拉嘎查牧民家庭进行调查,核实相关数据,发现嘎查领导班子存在严重贪腐问题,根据掌握的材料,写下如下报告。

 

1,嘎查领导班子由家庭成员组成。嘎查支书朝格巴特尔,支部委员:伊和巴雅尔(兄),浩毕斯勒图(姐夫),阿拉坦布日古德(侄儿),阿拉坦花(侄女),会计拉格查(大哥的连襟),妇联主任金嘎(侄女),嘎查所有事物都由支书一人说了算。上一届支书浩毕斯勒图是朝格巴特尔的大舅哥,而其上届支书敖日布又是现任支书朝格巴特尔的岳父。在浩毕斯勒图任支书(2000—2015)期间,其妹夫朝格巴特尔任嘎查长,全嘎查十几名党员都由老支书敖日布和现任支书的亲属组成。

 

2,嘎查支书朝格巴特尔存在严重贪腐问题。2006年6月14日,由锡林浩特市政府在宝力根苏木哈那乌拉嘎查征地55488亩,付征地补偿费55488亩×(27.92元/亩×10)=15492249.60元,安置补助费55488亩×(27.92元/亩×15)=23238374.4元。可嘎查领导只把安置补偿费418.8元/亩发放给牧民,截留15492249.60元为己有。(以锡林浩特市人民政府与宝力根苏木哈那乌拉嘎查长斯日古楞于2006年6月14日签订的征地合同和嘎查长斯日古楞2006年8月16日与牧民签订的征地合同为证)

 

2006年9月,“大唐国际锡林浩特矿业有限公司”以2000/亩的价格征地79570.2亩,嘎查领导却隐瞒真相,以418.8元/亩的价格征购牧民的草场,每亩赚取1581.2元,共截留侵吞125816400元。(导致十几户牧民上访告状近十年)

 

3,嘎查领导密谋侵吞牧民草场。哈那乌拉嘎查是上世纪1990年实行草场承包到户,每人分得1500亩草场,到1997年才发放草场承包证书。当时哈风嘎,包杰,大额尔敦巴特尔等人的草场互相搭界,因嘎查领导不作为,使得各家草场界线不清楚。等到2000~2006年,《大唐国际发电公司》,《大唐矿业公司》,《发电厂》等单位入住征地以后,这块不毛之地成了香饽饽,嘎查领导利用自己的职权篡改牧民草场承包面积,在被划入征购的草场内圈出一块地,认作“嘎查地”,把死人的,放弃承包的部分人的草场都放在里边。而且这个《嘎查地》没有明确的界线,哪里征地哪里算。据我们的调查,原先30年不变的个人承包草场,经嘎查领导几次涂改,牧民敖敦高娃的草场1470亩不翼而飞,牧民特木尔巴根的的草场少了1072.31亩,牧民西林其其格的1071.31亩草场也没有了、、、

  嘎查领导为了掩盖侵吞私人草场的丑行,把牧民的[草场承包证书]收走,按着自己的设想随意更改,然后到“草原监督局”备案。这样乱改一通,使整个嘎查草场边界混乱,连“草原监督局”也搞不清楚哪年的版本才是标准版本了。例如特木尔巴根的草场序列号是18号,现在改成15号,而别的征地表格里标15号为“嘎查地”!现在所有被征地牧民的草场承包证书让嘎查领导收走,对索要的牧民声称“丢了”!这是能丢得了的东西吗?

 

牧民额尔登花控诉,嘎查领导趁她外出打工的机会,注销了她家草场承包档案,侵占他家的10500亩草场,并且征给了《大唐矿业》,把各种款项都私吞了,没给她家一分钱的征地款和国家给的草场补助。现在折合起来超过4939420多元,都加起来超过1千多万元!

 

不仅如此,还用哄骗手段从特木尔巴根等2户牧民手里骗取1661亩草场出租给“大唐矿业公司”。嘎查领导非法征地每亩以418,8元的价钱弄到手,转手租给大唐20年,每年每亩82.1元的价格租给企业,把赚到101804元塞进自己的腰包。用这样手段窃取牧民草场上账的面积是4465亩,可我们统计到的草场面积却是38176.93亩,而实际数目远远不止这些!减去上账的4465亩,没上账的33711.93亩如果按2000元/亩的价格折算,可达67423860元!哈那乌拉嘎查领导玩空手道,走假账,弄得空有亩数而无实地的地步,而实际数目远远不止这些。可大唐等征地企业征每一亩地都拿GPS认真测量,有据可查,不差分哩。

 

(有锡林郭勒盟草原监督管理局出具的2006年5月8的统计表为证)(有牧民敖敦高娃草场承包证复印件和篡改地图为证)(有大唐国际发电公司征地示意图为证)

 

4,原嘎查长朝格巴特尔(现在是支书)做明账贪污。2009年兴建307国道征地,锡林浩特市人民政府出具的用地补偿标准是82.1元/亩×20倍。可朝格巴特尔给牧民按82.1元/亩×13倍付款,给自己的母亲却按20倍额度付的,在这里每亩可赚575元。本次征地1128.5亩,朝格巴特尔嘎查长从中贪污648887.5元。

 

307国道从敖敦高娃的草场经过,占地10.5亩,嘎查领导却采取涂改草场面积图的方法,砍掉一部分草场,把这块永久性征地占为己有。按当时征地标准,82.1元/亩×20×10.5=38241元。

 

牧民额尔敦巴特尔控诉,发电厂的50座高压铁塔从他草场通过,每座铁塔占地和走车损坏的草场达到一亩地,按当时征地价2000元算,该得到的10万元却进了嘎查领导的腰包。

 

牧民满达控诉,他家本是5口人,分得7500亩草场。现在只剩下540亩打草场,其余的被瓜分没有了。据嘎查领导承认3000亩进入“嘎查地”,其余的3960亩不翼而飞!嘎查却没给他一分钱的征地款。嘎查把他家的3000亩草场征了出去,应该得到3000×2000=6000000元。

 

(有307国道宝力根苏木哈那乌拉嘎查永久征地明细表为证)(有锡林浩特市人民政府出具的[土地草场补偿协议书]和哈那乌拉嘎查出具的[土地补偿协议书]为证)(有牧民敖敦高娃出具的[草场承包证书]复印件和涂改图复印件为证)

 

朝格巴特尔给岳父家族成员做假账贪污。[2005~2015年哈那乌拉嘎查征地补贴发放明细表]里可以看到,2011年12月2日账目里,敖日布(岳父),任钦(连襟),布勒胡木德勒(小舅子)萨仁格日勒(小姨子),乃日木德勒(小舅子),朝鲁门(连襟),浩毕斯拉图(大舅哥)等人发放了543869.08元和13255889元,为何同一天入两次账?不能加一起入账吗?而且同一块地反复征用,账上可查的就有三处。别人家的草场征一回就没有了,可他家的草场永远征不完。为了遮挡别人耳目,把浩毕斯勒图的名字改成《革命》,《革命》的蒙古语译音就是浩毕斯勒图。为什么把钱分两次发放?害怕贪污的数目太大,引起人们的注意。(附有[2005~2015年哈那乌拉嘎查征地补贴发放明细表]的2011.12.2日[64号]为证)

 

5,以做假账的方式洗钱。据牧民特木尔巴根举报,2011年哈那乌拉嘎查上报的个人借款明细表里记载,他个人的借款超过二百万元,可是据他本人证实没借过一分钱!我们找到三张2007~2011年的明细表,这里只记载特木尔巴根借101000元的虚假数字,还有乌仁其其格16500元,乌云花50000元,乌云高娃50000元,齐木德汗达50000元,大额尔登巴特尔14094.16元,包杰15795.03元的假数字。当年,这些人的草场被征,每户收入都达几百万元,没有借钱的需求不说,动用这么大的款子,肯定有正规的借据才对,报虚假数字,就是洗钱的手段。

 

哈那乌拉嘎查137户人家,333口人,居住分散,一一对照核实特别困难。以下是我们调查2006~2017间嘎查领导搞小动作弄乱草场边界,以达到自己侵吞目的,弄没牧民部分草场的明细表:

 

敖敦高娃 ;42号草场。征10530亩,嘎查侵吞1470 亩。

恩和巴雅尔:41号草场。征4600亩,嘎查侵吞 320亩。

特木尔巴根:18号草场。征2640亩,嘎查侵吞 1072.31亩。

敖敦其木格:一人的草场没给。1500亩。

大额尔敦巴特尔:41号草场。嘎查侵吞1500亩。

宝音图:40号草场。嘎查侵吞2015.92亩。

西林其其格:17号草场。征1567.69 亩,嘎查侵吞 1072.31亩。

朝伦巴特尔:16号草场。征1567.69 亩,嘎查侵吞742.31亩。

德格吉热乎:40号草场。征1067亩,嘎查侵吞4500亩。

乌力吉陶格涛:24号草场。征600亩,嘎查侵吞3000亩。

乌格德勒乎:43号草场。征8610亩,嘎查侵吞4500亩。

满达(宁布的儿子):37号草场。 嘎查侵吞3000亩。

额尔登花:                        嘎查侵吞10500亩。

 

共计:26950.54亩。如果把侵吞的草场按2000元征地价算,共贪得53901080元!

 

6,据牧民白志学,赵力功等人举报,自1996年起,华北石油二连浩特油田等单位征用他们的草场进行勘探,钻井,修路,铺设输油管道,建房等,占用他家的大面积草场。嘎查领导以每亩5000~12000元征出,没给草场承包人一分钱。据哈那乌拉嘎查与华北石油1996~2000年签订的几份合同来看,有1000多万元的征地款进入嘎查领导的腰包。(附有华北石油和哈那乌拉嘎查征地合同书6份)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第十二规定“ 依法登记的草原所有权和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侵犯”。

 

第十三条规定,“在草原承包经营期内,不得对承包经营者使用的草原进行调整;个别确需适当调整的,必须经 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牧)民会议 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牧)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可是,哈那乌拉嘎查个别领导玩忽职权,蔑视法律,践踏牧民的合法权益,给牧民的经济,生活造成巨大的损失和伤害。以致牧民长期上访告状的局面。按理说,企业和投资商征每一块土地,都得与草场承包人协商,征得草场承包人的同意,签字画押才行。可是,哈那乌拉嘎查领导却于此相反,在承包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做主,从牧民承包地里圈出一块地征给“大唐”,“华北石油”等企业,贪污征地款。

 

哈那乌拉嘎查牧民递交的嘎查领导截留个人款项的记录是:

        敖敦高娃;16650036元。

恩和巴雅尔:7273520元。

特木尔巴根4174368元。

宝音图:2472996元。

萨日娜:1460127元。

阿拉坦其其格:3965649元。

锡林其其格:4174368元。

萨如拉:5589542元。

朝伦巴特尔:3652572元。

朝鲁门:3130776元。

25号宝音图:9967353元。

那顺巴雅尔:6290013元。

双全:2925220元。

田双:6293176元。

 

总计:78019716元。

 

据很多牧民反映,嘎查支书朝格巴特尔2016年夏天在儿子的婚礼上公开炫耀,给儿媳50万元的银行卡和50多万的汽车一部,分给20头牛,两个公马群(50匹左右),400头羊。并宣布他家的年纯收入70万元以上!这是其它牧民无法攀比的,他的钱来自何方?嘎查支书的区区几千元工资肯定不上数。据我们统计到的嘎查班子贪腐数字是两亿八千多万元(289522521)元!而实际数字远远不止这些。一个小小的嘎查长却这么嚣张,难道不是有权威人士给撑腰吗?群众上访告状得不到解决,被告人反而升为嘎查支部书记!这里难道不存在猫腻吗?

 

敬请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派调查组核实!(附有二十五户牧民的上诉状25份,证明材料200余张)

 

2017年3月1日。

  

 

联系地址: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巴拉嘎尔镇柴达木街96院1楼1号东侧

检举人:巴特尔             身份证号:150422195812276316    

宝音照日格图    

电话: 15048605624

 



电话:010——61329196
中国反腐监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