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网友之声合作单位关于我们工作人员查询领导活动区域动态网站简介法治道德
天网行动曝光台法治之窗焦点话题腐败案例网上举报举报案件新闻综述诚聘英才
举报案件追踪网站声明
新闻综述
   新闻综述

影响深远的“共产党宣言”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8-04-19 06:55 

  1848年2月19日,伦敦瓦伦街19号,哈里逊印刷所,正在悄悄印刷一本小册子。小册子是德文的,绿色封面,只有薄薄23页,首次印数仅几百册,书名是:《共产党宣言》。

  恰在这时,法国二月革命爆发。《共产党宣言》油墨未干,就被分发到各国同盟盟员手里,成为工人的思想武器。

  这一年,马克思30岁,恩格斯28岁。

  《宣言》的核心思想有两个:一是唯物史观,二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他们毕生追求的目标;唯物史观是他们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为共产主义思想的科学性提供理论支撑。

  《宣言》文风简洁明了。如果按汉字计,全文仅约2.5万字,7篇序言几乎都是千字文,1883年德文版序言甚至不足400字。然而,大道至简,为文亦然。文不在长,在有魂魄;字不在多,在有精髓。正如列宁评价,“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彻而鲜明的语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观”。正是这篇短文,极大地震撼了世界,犹如黑暗中高擎起的一束火炬,照亮了人类前行的方向,改变了人类的历史进程。

  《宣言》的问世,标志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正式诞生。它使共产主义运动从幽灵变成一轮喷薄欲出的朝日。

  《宣言》是无产阶级政党的第一个党纲。它指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共产主义必然胜利。这个历史使命的承担者是无产者,而无产者要实现这个使命,必须推翻资产阶级,使自己上升为统治阶级,为此,就必须组成一个自觉的阶级政党。“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人类社会一直都在苦苦寻找完美世界。无论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理想国”,还是中国诗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都曾描绘过他们心目中的完美世界。

  从《乌托邦》的空想社会主义,到《共产党宣言》的科学社会主义,人类在荒野里跋涉了300多年之后,终于找到一条通往理想社会的真正道路,找到实现这个理想的领导者和战斗者。

  翻开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你会发现,在早期领导人身上,都留下了《共产党宣言》的深深烙印,在他们确立人生信仰的选择中,《共产党宣言》的作用举足轻重、影响深远。

  1936年,在延安,毛泽东对采访他的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一本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另外两本是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和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这段话,被斯诺记录进他所著的《西行漫记》中。

  周恩来1919年在日本留学时,通过河上肇创办的《社会问题研究》了解了《共产党宣言》,1920年10月赴法留学,与蔡和森等人一起继续学习《共产党宣言》。抗战时期,他随身带着的公文包内,就装有《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一有空就读。1949年7月,在第一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他当着代表们的面,对陈望道说:“陈望道先生,我们都是您教育出来的。”

  刘少奇最早接触《共产党宣言》,是在1920年秋季。当时,成立不久的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在上海创办了一所干部学校,对外宣称外国语学社,22岁的刘少奇和16岁的任弼时、18岁的罗亦农、17岁的萧劲光等,都是这里的学员。学员的教材之一,就是刚刚出版、还散发着油墨清香的中文译本《共产党宣言》,给他们讲授的正是译作者本人陈望道。次年5月,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成立,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肖劲光、任岳、蒋光慈等一批热血青年,来到东方大学的中国班学习,其中的主要课程就有《共产党宣言》。刘少奇刻苦学习,融会贯通,深刻掌握了《共产党宣言》的精髓。后来,在他所写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著作中,都能看到《共产党宣言》的影子。

  朱德于1922年9月抵达法国,10月辗转到德国,11月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周恩来送给他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曾回忆道:正是在柏林支部,“研究和讨论了已经译成中文的马克思主义文献《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的入门书”,“从此开始走上了新的革命旅程”。

  恽代英、刘志丹、董必武、邓子恢、彭德怀、贺龙等,也都是通过读《共产党宣言》走上革命道路的。彭德怀讲得很具有代表性:“以前我只是对社会不满,很少看到有进行根本改革的希望。在读了《共产党宣言》以后,我不再悲观,开始怀着社会是可以改造的新信念而工作。”

  1949年5月,百万雄师突破长江天险,直捣国民党南京“总统府”,在“总统府”图书室,邓小平与陈毅纵论旅欧经历时,都说是读了《共产党宣言》等启蒙书的缘故,才走上革命道路。43年后的1992年,邓小平又语重心长对大家说:“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

  直到今天,这束火炬依然熊熊燃烧。迄今,它仍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政治文献。(徐锦庚)


电话:010——61329196
中国反腐监察网© 版权所有